惜别,更珍惜当下

发布时间:2020-05-14文章来源: 浏览次数:

惜别,更珍惜当下

世上什么事情都没有结论,唯独死亡是结论。然而死亡本身也许还需要一个结论。——止庵

高尔基曾说过: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,都来自母亲。

无论你是平凡还是伟大

不管占据多高的职位

或取得多大的成就

在母亲面前,始终都是普通的、纯真的孩子

"生离死别"这句成语。汉无名氏《为焦仲卿妻作》: "生人作死别,恨恨那可论。"乃以"死别"形容"生离" ,然而这也只是形容而已,二者不能混为一谈。

我的母亲也去世了。

父亲九十岁冥诞那天,我住在日本高野山一处"宿坊"里。夜晚寂寥,浮想联翩:父亲活到现在刚满九十岁,而他去世已经十八年了。十八年是多么漫长,这十八年里发生了多少事情,十八年前去世的父亲离我多么遥远-遥远到我已经接受了他去世的这个事实。

父亲在我心中,已经与笼统的、一般的""联系起来。这也就意味着,对我来说父亲真的是一位故人了。虽然回忆起他,音容笑貌仍然浮现眼前。相比之下,母亲的死给我的感觉仍然是单独的"" ,是"这个人""" ,我仍然在体会已经不存在了的她的感受、想法和心境,我还没有离开"她的世界" 。回过头去,我还看得见她。

有一次去看话剧,忽然悟到:父亲去世,我的人生第一幕结束了;母亲去世,我的人生第二幕结束了;那么现在是第三幕,也就是最后一幕了。父母都不在了,对我来说,我出生之前的岁月好像尽皆归诸虚无,很多历史的、背景的、亲缘的关系随之消失。当父母之一活着时,我还感觉不到这一点。

这念头使我悲哀-为父母,也为自己。

《惜别》是止庵在母亲故世三年后,经历涓滴沉淀,凝练而成的生死体悟。

全书共有六部分,以母亲的离去为起点,片断式地向回追溯。母亲生前的日记和书信,与作者的回忆和思考两相交替,形成两种对立却彼此依存的书写状态。母亲留下的手泽,充满亲人相处时的温暖细节:最常做的那道红菜汤,与""一起看过的电影,病重时吃下的那枚小布丁……这些事情平凡微小,却感人至深,是生之存在的切实印记。

由此,止庵在众多生死论说中上下求索,呈现出从死看生的独特角度:死是一个人的终局,令故去者成为一种"曾经存在";死也是众人的终局,令所有生者成为中途正在逝去的"在死者"作如是观,我们可以获得另外一种眼光,由他及己,重新思索我们每个人都要面对的生死大问。

关闭 打印责任编辑:图书馆管理员